周一波辭職20天后,陝西省書法家協會的主席團第一次“瘦身”。2014年12月27日,包括周一波在內的8名副廳級以上幹部,不再擔任省書協領導職務。陝西書協官網上的第四屆主席團人員名單顯示,包括周一波在內的8名副廳級以上官員辭職後,仍有27名副主席,如果再加上11位名譽主席,就有46名“主席”。(1月2日《新京報》)
  我們國家也就只有一個主席一個副主席,而一個小小的省書協卻有35名正副主席,如果再加上11位名譽主席,就有46名“主席”。假使再加上10個副秘書長,6個顧問,這個書協總共有62名領導。可謂陣容強大,難怪有人稱它是領導人數最多的一個單位。那麼,這個書協要這麼多主席乾啥呢?為何都想當主席呢?其實爭當書協主席的現象不只是陝西書協獨有,其他省份書協也為主席爭奪戰打得你死我活,頭破血流。有的“書法”水平實在不敢讓人恭維的官員也往書協裡面鑽。之所以這樣,關鍵還是一個“錢”字。
  當今中國,如果一個書法家沒有頭銜,實際水平再好,也只有靠邊站。有了“主席”這個名頭,書法作品的價碼立馬飈升。因為在人們的習慣思維中,書協主席應該是書法家裡邊字寫得最好的。即使書法水平不怎麼樣,有“主席”這個頭銜,也比普通的書法家的字值錢。而且當了主席賣字那是名正言順的事情,這個賣字的收入怎麼說也不是受賄,所以就出現了作品低劣卻賣得十分紅火的怪現象。難怪像胡長清、王有傑、陳紹基等已擔任省領導的官員還爭著去兼任只是“正處級”的省書協主席了。
  有人曾對陝西官員扎堆擔任書協領導提出疑問,“一個書協副主席,又沒什麼實權,不發工資不說,還要交會費,有啥好爭的?”但據多位陝書協理事透露,一個副主席一年賣字收入可達數百萬元甚至數千萬元。官員他們爭這樣一頂帽子,爭到了就等於有了大把大把的名和利,更重要的是官員利用這頂“帽子”可以洗錢。如:江西省原副省長胡長青,沒當副省長之前,並沒有多少人買他的字,當上副省長和省書協的領導後,請他題字的便排起了長隊,以至南昌近千家店鋪招牌均出自其手。再如:原河南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王有傑曾擔任河南省書協首席顧問。王入獄時不服,稱自己的字市場價每平方尺至少2000元,他的贓款不贓,是賣字的合法所得。然而,胡長青、王有傑、陳紹基等人最終還是沒逃脫法律的懲處。這些官員“書法家”鋃鐺入獄後,他們的字變得一文不值,甚至出現了“鏟字”“去印”潮。
  只要權力沒有關進籠子里,就會有腐敗的土壤,“某協”也有可能變成“官協”。書協、美協是個熱鬧場,工藝界就更加熱鬧,比如評工藝美術大師,如果只是省級工藝美術大師,一幅作品可賣上幾千元;而評上全國工藝美術大師,作品就很快飛漲,一幅作品就可能賣上幾萬,甚至幾十萬元。難怪時任景德鎮市委書記的某官員不惜一切代價撈到了“中國陶藝大師”的稱號;難怪根本就不懂藝術的江西省委原書記蘇榮的妻子搭上了“江西省工藝美術大師”的“快車”。
  由此看來,官員削尖腦袋往協會裡鑽,官僚氣已驅逐了文人氣,藝術場越來越像一個官場,越來越像權力的後花園,越來越像官員們的奴婢。真正想搞藝術的人,他們不會想當這個官,想當官的,卻心思不用在藝術上。因此,有關部門不僅要對官員兼職協會領導進行限制,更應對協會的領導職數進行限制,千萬不要再鬧出陝西書協成為“世上領導最多的單位”的笑話。
  文/胡建兵
(原標題:書協為何成“領導最多的單位”?)
(編輯:SN123)
創作者介紹

Johnnie

ahhkdmau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